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走出维多利亚港,港片才有更多机会

2022-08-27 20:45:35 8351

摘要:陈嘉上。受访者供图■共话香江情进入电影行业已40余年的导演陈嘉上,是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他曾执导《逃学威龙》《武状元苏乞儿》《精武英雄》《霹雳火》《野兽刑警》等经典港片。而从1992年拍摄《武状元苏乞儿》时在北京长城取景,到2008年正...

陈嘉上。受访者供图

■共话香江情

进入电影行业已40余年的导演陈嘉上,是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他曾执导《逃学威龙》《武状元苏乞儿》《精武英雄》《霹雳火》《野兽刑警》等经典港片。而从1992年拍摄《武状元苏乞儿》时在北京长城取景,到2008年正式决定“北上”,并拍出《画皮》、“四大名捕”系列等“实验性”作品,陈嘉上因电影与内地结缘已有30年,他日前还参与了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对外传播中心出品的专题片《沿途有你》的拍摄。

今年7月1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上指出:“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,香港必将作出重大贡献。”

“作为香港电影人,我非常感恩。”陈嘉上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动容地说。在他看来,得益于2003年开始实施的《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》(以下简称“CEPA”),以及中国电影市场的日渐庞大,香港电影获得了重新焕发生机的机会。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人“北上”交流、发展,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也实现了优势互补,融会贯通。如今很多精彩的影视作品都饱含了香港影人的心血,“这都体现香港人在内地发光发亮”。

“香港是祖国的一部分,香港电影就是中国电影的一部分。在中国电影发光发亮的时候,怎么会觉得香港电影没落呢?”陈嘉上认为,近年来内地和香港合拍的大批电影佳作,印证了这种合作达到了“1+1>2”的效果,也让“香港电影即将消失”的忧虑不攻自破。

他认为,粤港澳大湾区有很大的电影市场空间,这意味着香港电影还有很多发展机会。“要走出维多利亚港,港片才有更多机会。没有这种心态,很难做好所谓的‘大港片’。”陈嘉上说。

◀谈香港回归▶

“我们强,中国强;中国强,我们强”

南方日报:香港回归祖国25年,您认为祖国的发展给香港电影行业带来了哪些机遇?

陈嘉上:超过200亿元规模的中国电影市场是我们以前想象不到的。如果没有这种成长,香港电影不会有继续存在的机会。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城市,香港电影人在中国电影的参与度太重要了。如果不是中国电影市场壮大,很难想象我们能有现在的拍摄水平。中国电影包括了香港电影,我期待中国电影有朝一日能和好莱坞电影比拼。

南方日报:自2003年开始实施的CEPA对香港电影的发展有何重大意义?

陈嘉上:我认为CEPA是促进香港电影发展的“强心针”。CEPA出现在香港电影非常“虚弱”的时候。如我拍《野兽刑警》的时候,我以为这会是我最后一部电影。但CEPA的出现让我们有了很多机会。香港片方的资金和内地电影工业结合,制作了很多合拍片,给了香港电影人很多幕前、幕后的机会。如果不是CEPA,像我这类导演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
南方日报:您认为香港电影人、电视人“北上”发展,给中国电影带来了什么?

陈嘉上:香港电影人、电视人“北上”发展,让我们看到现在很多精彩的国产影视作品里面有很多香港元素,饱含很多香港人的心血。这些都体现着香港人在中国影视行业发光发亮。我们是中国的一部分,是中国人,我们强,中国强;中国强,我们强。

◀谈香港电影▶

“香港电影的包容性很强”

南方日报:您心目中的港片是什么样的?

陈嘉上:以前我们对港片的定义比较狭窄,它是某种类型的娱乐电影。黄金时期的香港电影,包容性是很强的,里面包括了许鞍华、王家卫、王晶、陈可辛、尔冬升等导演的作品。每个人的创作都有不同,但它们都是香港电影。这是港片最珍贵的地方,所以我强调它的包容性。

以前港片的竞争是很正面的。正因如此,我们的思维不会被所谓的“成功版本”固化,每个人都想做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“成功版本”。这种精神我希望能继续发扬。

另外,我还记得我在拍《逃学威龙》的时候,我的老板对我说:“你的电影要卖去内地市场。请你在写剧本的时候,想想怎么去配普通话让别人听得懂。”要走出维多利亚港,港片才有更多机会。没有这种心态的人很难做好所谓的“大港片”。

南方日报:您还记得第一次来内地拍电影的感受吗?

陈嘉上:我算是比较早来内地拍电影的,当时是1992年,拍《武状元苏乞儿》,这对我来说是很震撼的。在长城上拍戏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,那次拍摄让我有了“很想回内地拍戏”的愿望。因为内地有很多漂亮的风景,内地电影人的学识、专业性也深深影响了我。内地电影是充满文化的,我有很多古装电影的概念都是在内地学到的。我一直觉得我们未来应该在内地发展。

◀谈未来发展▶

“在内地市场站稳脚跟,关键在于讲好中国故事”

南方日报:不断和内地互通交流合作,给香港电影行业带来了什么?

陈嘉上:我记得几年前和陈可辛聊天时说,我们的电影能有过亿元的制作费,这是我们以前做梦也想象不到的。我们没有想过中国电影市场能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,也没想过这个市场能支撑我们的电影继续向前走。我记得在拍《野兽刑警》的时候,我和徒弟林超贤说:“这部可能是我们最后一部电影了。”但谁承想,今时今日我们还在继续拍。

中国电影市场包容了很多东西,内地观众和香港观众越来越接近,也和全世界观众越来越接近。有香港电影人问我:“香港电影要消失了吗?”香港作为祖国的一部分,香港电影就是中国电影的一部分,在中国电影发光发亮的时候,怎么会觉得香港电影没落呢?

南方日报: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会给香港电影人带来哪些新的空间?

陈嘉上:我觉得在内地市场发展、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,会是未来香港电影人的常态。大湾区几乎有着中国四分之一的电影市场,如果香港电影能在几百万人的城市里生存,我不相信它不能在大湾区市场做好。大湾区市场有很大的潜力,广东人也很热切地希望发展岭南文化。香港如果能和整个广东结合,发展电影的机会是很多的。

如何理解市场,利用市场发挥自己的优势,这很重要。所谓市场就是“人”,有十几亿观众在等我的作品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责任。我们未必能走得很远,但我们会努力。我认为一个导演毕生都想找回他的观众,我们拍电影只是想和观众沟通。我们这些香港导演能在内地市场站稳脚跟继续拍,关键在于讲好中国故事。我相信我们的电影能给观众带来一些心灵力量,能让他们舒适一点,继续前行。做电影就是在做这些事。

南方日报记者 张思毅 刘长欣

统筹:梁燕 吴哲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